「毅」覽|硅谷“顛覆者”眼中的VC行業變遷

發布時間: 2019-06-13 18:24:00


    在硅谷,不僅云集著全美最前沿的技術以及初創企業,還有一條著名街道——即VC一條街Sand Hill Road,這里聚集著硅谷頂尖的投資機構,影響著全美甚至全球的企業,號稱“西部華爾街”。Andreessen Horowitz(以下簡稱a16z)在硅谷是一個“顛覆者”的形象,它在過去十年迅速崛起,把“為創業者提供除了錢以外的附加價值”這件事做到了極致——規模達五六十人的投后管理團隊,遠遠超過了十多個人投資團隊的比例。

    他們最出名的案例Skype——他們2009年投資5000萬美元在這家公司,兩年后微軟以85億的價格買了下來。近日,哈佛商業評論專訪了這家風格另類的投資機構第三號人物——ScottKupor,討論了他們看中的創業團隊具備的特質、VC行業的巨變以及VC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等等,以下,Enjoy:
    好好“講故事”

    對于大部分初創企業來說,有時投資機構介入階段很早,產品或者商業模式尚且難以驗證,對于a16z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創業團隊“說故事”的能力,但是必須以積極的方式,而不是編故事“忽悠”投資者。Kupor 認為,“說故事”的背后其實是創始團隊內心的愿景、強大的驅動,以及對為什么他們能夠實現這些愿景的判斷。在a16z看來,如果沒有好好說故事的能力,可能都難以說服一個優秀人才加入公司。

    ScottKupor還表示在初創企業融資過程中,最容易犯的鮮為人知卻是致命的錯誤就是沒有認真思考究竟應該融多少錢。初創企業往往會思考市場在發生什么,卻疏于思考自己應該如何應對。以a16z的經驗,企業創始人應該認真思考下一輪融資的時候會講怎樣的故事,也就是說,A輪融資的時候就應該思考B輪融資對投資人說什么,然后再回過頭確定A輪的融資額度。
 
    而對于投資機構來說,很多工作就是去驗證創始團隊對于業務思考的創造力和限制(包括創始團隊的idea從何而來、如何判斷產品是有前景的、判斷過程中使用了哪些信息等),在此過程中投資機構則要分辨他們的思考中哪些是假設條件、哪些是結果。

    VC基金正在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VC行業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科技投資領域的先鋒隊,但同時相對金融行業里的其他機構來說,很多人指責VC行業過于追求回報收益,卻不夠關注世界范圍內的更加迫切的問題,比如氣候問題、人權問題、男女平權問題等等。Kupor則表示,VC行業正在嘗試解決很多重要問題,以a16z為例,他們最新募集了一支生物醫藥基金,關注生命科學和計算機科學的交叉前沿技術,并且投資了一家叫Freenome的公司。

    Freenome運用機器學習來檢測血液樣本,從而判斷檢測者是否患有癌癥,以及癌癥處于哪一個階段。但這個公司還處于非常早期階段,在進行大量商業化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Kupor表示,類似這樣的企業在做的事對于全社會來說收益都是巨大的,而這樣的企業正是VC機構們正在尋找和支持的企業。

    VC行業呈現“杠鈴”趨勢

    ScottKupor表示,過去的10到15年,創投行業發生了巨變,而最大的變化就是——資本(capital)。十年前,資本是稀缺資源,風險投資家相對企業家來說更有話語權,因為他們掌握著稀缺資源。十年后,兩者地位發生了變化。此外,由于軟硬件和網絡設備成本的下降,啟動一家公司需要的資金比十年前少了很多。另一個巨變就是這個行業的參與者變得越來越多,因此很多投資機構如果只有資本已經無法實現差異化從而在這個市場脫穎而出。
 
    放眼全球來看,VC行業的變化也很顯著。20年前,美國的風投行業占據了全球大約90%的份額,但是到了2019年大約只有50%。這意味著全球其他國家,尤其是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可能誕生了很多創業機會,對于發展當地經濟也很重要。

    ScottKupor用“杠鈴”來比喻創投行業投資上的變化——對VC行業來說,“杠鈴”的其中一端是種子輪投資。Kupor預計過去10年全美大概有500家公司專注做天使種子輪投資,他們手中掌握著5000萬到1億美元不等的資金,但是他們投資的階段非常早期,投資數量也很龐大。而在“杠鈴”的另一端則是后端投資、規模化階段(scale stage),比如各類主權財富基金、比如軟銀。

    無論是國家的經濟發展還是就業增長,科技進步給VC所帶來的益處不應當局限于某個區域,更不應局限于某些個人。讓市場的參與者更多元更豐富,才能打造更健康的行業生態。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時間: 2019-06-13 18:24:00


    在硅谷,不僅云集著全美最前沿的技術以及初創企業,還有一條著名街道——即VC一條街Sand Hill Road,這里聚集著硅谷頂尖的投資機構,影響著全美甚至全球的企業,號稱“西部華爾街”。Andreessen Horowitz(以下簡稱a16z)在硅谷是一個“顛覆者”的形象,它在過去十年迅速崛起,把“為創業者提供除了錢以外的附加價值”這件事做到了極致——規模達五六十人的投后管理團隊,遠遠超過了十多個人投資團隊的比例。

    他們最出名的案例Skype——他們2009年投資5000萬美元在這家公司,兩年后微軟以85億的價格買了下來。近日,哈佛商業評論專訪了這家風格另類的投資機構第三號人物——ScottKupor,討論了他們看中的創業團隊具備的特質、VC行業的巨變以及VC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等等,以下,Enjoy:
    好好“講故事”

    對于大部分初創企業來說,有時投資機構介入階段很早,產品或者商業模式尚且難以驗證,對于a16z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創業團隊“說故事”的能力,但是必須以積極的方式,而不是編故事“忽悠”投資者。Kupor 認為,“說故事”的背后其實是創始團隊內心的愿景、強大的驅動,以及對為什么他們能夠實現這些愿景的判斷。在a16z看來,如果沒有好好說故事的能力,可能都難以說服一個優秀人才加入公司。

    ScottKupor還表示在初創企業融資過程中,最容易犯的鮮為人知卻是致命的錯誤就是沒有認真思考究竟應該融多少錢。初創企業往往會思考市場在發生什么,卻疏于思考自己應該如何應對。以a16z的經驗,企業創始人應該認真思考下一輪融資的時候會講怎樣的故事,也就是說,A輪融資的時候就應該思考B輪融資對投資人說什么,然后再回過頭確定A輪的融資額度。
 
    而對于投資機構來說,很多工作就是去驗證創始團隊對于業務思考的創造力和限制(包括創始團隊的idea從何而來、如何判斷產品是有前景的、判斷過程中使用了哪些信息等),在此過程中投資機構則要分辨他們的思考中哪些是假設條件、哪些是結果。

    VC基金正在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VC行業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科技投資領域的先鋒隊,但同時相對金融行業里的其他機構來說,很多人指責VC行業過于追求回報收益,卻不夠關注世界范圍內的更加迫切的問題,比如氣候問題、人權問題、男女平權問題等等。Kupor則表示,VC行業正在嘗試解決很多重要問題,以a16z為例,他們最新募集了一支生物醫藥基金,關注生命科學和計算機科學的交叉前沿技術,并且投資了一家叫Freenome的公司。

    Freenome運用機器學習來檢測血液樣本,從而判斷檢測者是否患有癌癥,以及癌癥處于哪一個階段。但這個公司還處于非常早期階段,在進行大量商業化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Kupor表示,類似這樣的企業在做的事對于全社會來說收益都是巨大的,而這樣的企業正是VC機構們正在尋找和支持的企業。

    VC行業呈現“杠鈴”趨勢

    ScottKupor表示,過去的10到15年,創投行業發生了巨變,而最大的變化就是——資本(capital)。十年前,資本是稀缺資源,風險投資家相對企業家來說更有話語權,因為他們掌握著稀缺資源。十年后,兩者地位發生了變化。此外,由于軟硬件和網絡設備成本的下降,啟動一家公司需要的資金比十年前少了很多。另一個巨變就是這個行業的參與者變得越來越多,因此很多投資機構如果只有資本已經無法實現差異化從而在這個市場脫穎而出。
 
    放眼全球來看,VC行業的變化也很顯著。20年前,美國的風投行業占據了全球大約90%的份額,但是到了2019年大約只有50%。這意味著全球其他國家,尤其是像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可能誕生了很多創業機會,對于發展當地經濟也很重要。

    ScottKupor用“杠鈴”來比喻創投行業投資上的變化——對VC行業來說,“杠鈴”的其中一端是種子輪投資。Kupor預計過去10年全美大概有500家公司專注做天使種子輪投資,他們手中掌握著5000萬到1億美元不等的資金,但是他們投資的階段非常早期,投資數量也很龐大。而在“杠鈴”的另一端則是后端投資、規模化階段(scale stage),比如各類主權財富基金、比如軟銀。

    無論是國家的經濟發展還是就業增長,科技進步給VC所帶來的益處不應當局限于某個區域,更不應局限于某些個人。讓市場的參與者更多元更豐富,才能打造更健康的行業生態。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們的團隊
核心成員
幸运赛车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