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觀點|毅達資本應文祿:呼吁中長期資本形成,豐富源頭活水

發布時間: 2019-06-05 00:29:00


        6月1日,“第二十一屆中國風險投資論壇”在廣州盛大開幕。毅達資本董事長、創始合伙人應文祿應邀出席論壇并擔任《僧多粥少:募資困境如何破局》的圓桌討論專場主席。
 
         在募資難成為行業共同難題的背景下,機構的分化日漸顯現,全行業進入比較痛苦的深度調整期,應文祿認為:募資難短期很難破局,但是依然值得探討。
 
        以下是應文祿在圓桌論壇上的觀點分享:


 
 
VC承擔著支持中小、投資科技的歷史使命,但募資壓力越來越大
 
         當前中國全社會直接融資在融資結構中的占比依然偏低,因統計口徑不同,大約在5-15%,和美國的直接融資占比80%相較,差距很大。這也反映了我國現狀:中小型企業、創業型企業,早期很難拿到以銀行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機構資金。當然,銀行的風險屬性也決定了它不會進入早期投資階段,因此無論花多大力氣呼吁,銀行的資金都很難直接進入,因為這本質上是VC行業應該做的事。
 
         當下有兩個重要的熱點,一是中美關系,二是科創板。這兩者背后有一個共同的焦點,就是科技。中美兩國之間比拼至今,大家都意識中國的科技短板。而VC行業對中國科技進步的支撐,無論過去、現在或是將來,都是不可替代的力量。對比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科技公司,絕大部分背后都有VC支持。
 
         但是,盡管VC承擔著支持中小、投資科技的重要歷史使命,市場卻很有意思,大家都感到募資越來越有壓力。私募股權行業的發展和經濟發展其實是高度匹配的。到今年4月份私募行業數據創下新高,達到13.31萬億元,其中股權和創投行業的管理規模達到9.16萬億元。本來3、4月份整個市場的信心已有所恢復,但經歷了中美上一輪磋商談判、美國的“實體清單”等一系列事件影響后,預計5月份的私募整體數據可能不會太好。
 
呼吁中長期資本形成,豐富源頭活水

 
         在座的各位投資人都講到這個行業LP的結構特點,其中一個就是呼吁中長期資本的形成。中基協洪磊會長去年12月份有一個講話,提到國內私募基金LP的結構里面,高凈值個人客戶占了17%,工商企業占了34%,也就是這兩者占了51%,而險資、社保、養老基金,包括大學捐贈基金,在中國的LP結構中占比非常小。
 
 
         在中國,中長期資金包括養老基金、社保、險資,以及存在國有大平臺里面的大量資金,這是個驚人的數據。但是每筆資金都有各自的門檻將他們攔在了創投行業之外,去年的“資管新規”攔住了銀行資金;社保,也只給了屈指可數的少數的投資機構;整個國有平臺,由于注重效率問題、程序問題、問責問題,根本就不敢投創投企業,更不要說早期創業企業了。VC的活水之源,最大的源頭問題沒有充分的解決,而是靠法人企業、靠高凈值客戶,要想支撐將來大規模的發展,要支撐中國科技的進步,是有非常大難度的。因此,如何打通這些中長期資本使之與風險資本相匹配,是值得全行業共同努力解決的。
 
GP的第一要義是提升業績、自律合規
 
         盡管募資難,但是對于GP來說,有兩點需要做好。
 
         首先就是業績為王,提升投研。業績是吸引優質LP的基礎,而穩定的業績更是GP自身專業水平、投研能力的證明。沒有經歷幾個完整的產業周期,沒有清算過幾只基金,就沒有可靠的業績做支撐。現在已經是科技投資的時代,GP的投研能力、對產業的理解顯得尤為重要。單純依靠政策的投資往往是鏡花水月,投資必須把握時代的核心脈搏,而不是追逐熱點。
 
        另一點就是自我規范,嚴格自律。私募行業從過去的野蠻生長進入到現在的監管趨嚴,證監會、中基協都在建立白名單制度,因此做好自己是第一要義。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時間: 2019-06-05 00:29:00


        6月1日,“第二十一屆中國風險投資論壇”在廣州盛大開幕。毅達資本董事長、創始合伙人應文祿應邀出席論壇并擔任《僧多粥少:募資困境如何破局》的圓桌討論專場主席。
 
         在募資難成為行業共同難題的背景下,機構的分化日漸顯現,全行業進入比較痛苦的深度調整期,應文祿認為:募資難短期很難破局,但是依然值得探討。
 
        以下是應文祿在圓桌論壇上的觀點分享:


 
 
VC承擔著支持中小、投資科技的歷史使命,但募資壓力越來越大
 
         當前中國全社會直接融資在融資結構中的占比依然偏低,因統計口徑不同,大約在5-15%,和美國的直接融資占比80%相較,差距很大。這也反映了我國現狀:中小型企業、創業型企業,早期很難拿到以銀行為代表的傳統金融機構資金。當然,銀行的風險屬性也決定了它不會進入早期投資階段,因此無論花多大力氣呼吁,銀行的資金都很難直接進入,因為這本質上是VC行業應該做的事。
 
         當下有兩個重要的熱點,一是中美關系,二是科創板。這兩者背后有一個共同的焦點,就是科技。中美兩國之間比拼至今,大家都意識中國的科技短板。而VC行業對中國科技進步的支撐,無論過去、現在或是將來,都是不可替代的力量。對比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科技公司,絕大部分背后都有VC支持。
 
         但是,盡管VC承擔著支持中小、投資科技的重要歷史使命,市場卻很有意思,大家都感到募資越來越有壓力。私募股權行業的發展和經濟發展其實是高度匹配的。到今年4月份私募行業數據創下新高,達到13.31萬億元,其中股權和創投行業的管理規模達到9.16萬億元。本來3、4月份整個市場的信心已有所恢復,但經歷了中美上一輪磋商談判、美國的“實體清單”等一系列事件影響后,預計5月份的私募整體數據可能不會太好。
 
呼吁中長期資本形成,豐富源頭活水

 
         在座的各位投資人都講到這個行業LP的結構特點,其中一個就是呼吁中長期資本的形成。中基協洪磊會長去年12月份有一個講話,提到國內私募基金LP的結構里面,高凈值個人客戶占了17%,工商企業占了34%,也就是這兩者占了51%,而險資、社保、養老基金,包括大學捐贈基金,在中國的LP結構中占比非常小。
 
 
         在中國,中長期資金包括養老基金、社保、險資,以及存在國有大平臺里面的大量資金,這是個驚人的數據。但是每筆資金都有各自的門檻將他們攔在了創投行業之外,去年的“資管新規”攔住了銀行資金;社保,也只給了屈指可數的少數的投資機構;整個國有平臺,由于注重效率問題、程序問題、問責問題,根本就不敢投創投企業,更不要說早期創業企業了。VC的活水之源,最大的源頭問題沒有充分的解決,而是靠法人企業、靠高凈值客戶,要想支撐將來大規模的發展,要支撐中國科技的進步,是有非常大難度的。因此,如何打通這些中長期資本使之與風險資本相匹配,是值得全行業共同努力解決的。
 
GP的第一要義是提升業績、自律合規
 
         盡管募資難,但是對于GP來說,有兩點需要做好。
 
         首先就是業績為王,提升投研。業績是吸引優質LP的基礎,而穩定的業績更是GP自身專業水平、投研能力的證明。沒有經歷幾個完整的產業周期,沒有清算過幾只基金,就沒有可靠的業績做支撐。現在已經是科技投資的時代,GP的投研能力、對產業的理解顯得尤為重要。單純依靠政策的投資往往是鏡花水月,投資必須把握時代的核心脈搏,而不是追逐熱點。
 
        另一點就是自我規范,嚴格自律。私募行業從過去的野蠻生長進入到現在的監管趨嚴,證監會、中基協都在建立白名單制度,因此做好自己是第一要義。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們的團隊
核心成員
幸运赛车分析